绿茵中场艺术大师渐成绝唱

赛后,记者很容易从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尼日利亚队主教练凯西脸上读出他的伤感,“遗憾的是,我们输球了,但我还是认为我们不该输,我们是发挥更好的一方,这就是残酷的淘汰赛。”凯西并没有责怪他的队员,看了这场比赛的球迷都很清楚,屡屡因该国足协克扣奖金而忍无可忍的球员,并没有在比赛中发泄私愤,他们的表现对得起他们身上的绿色球衣,“我相信,这支球队会变得更好,他们都会有更好的未来”。

凯西在这场比赛之后,向尼日利亚足协提出辞职,随队官员证实了这条消息。本届世界杯最后一支非洲球队明天就要离开巴西,但值得他们骄傲的是,最后一战他们绝不丢人——当地时间6月30日下午,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国家体育场进行的这场世界杯1/8淘汰赛中,尼日利亚队以0∶2不敌法国队被淘汰出局。

比分并不能反映本场比赛的激烈程度,两队势均力敌,小组赛打出惊艳水平的法国队直到第80分钟,才由上赛季欧洲金童奖得主博格巴头球破门取得领先,难怪赛后法国队主教练德尚笑得有些勉强——8强肯定不是法国队本届杯赛的目标,但本场比赛这种表现确实很难让法国队走得更远。

“尼日利亚队给了我们很大压力,我们只是在最后半小时才开始掌控局势,这的确是一场非常艰苦的比赛。”德尚在赛后说,“我们现在不能想太多的事情(世界杯夺冠),我们全部心思都要放在下一场1/4决赛上”。

在这场比赛中用一个宝贵进球为法国队减压的博格巴,是德尚树立的法国队新一代中场核心,和在尤文图斯俱乐部时偏重进攻的表现相比,博格巴在法国队中需要做的,是像他的偶像齐达内那样梳理中场,为锋线提供火力支援,在球队遇到困难的时候挺身而出。“虽然我们一度表现不佳,但这个进球让我们解脱了,这是我的第一个世界杯进球,可以说,我美梦成真了。”博格巴说。

尽管值得称道,但博格巴与齐达内相比,还存在境界上的差距——博格巴几次关键传球都因为脚法不佳而功败垂成,无论他的地面传球还是过顶传球,均还存在较大的提升空间。

像齐达内那样“艺术家”级别的控场大师,对于现代足球而言,更像是可遇不可求的稀缺宝藏,就连一向不缺天才球员的巴西和阿根廷两支南美劲旅,如今也在为缺乏“中场大脑”而苦恼——巴西队的奥斯卡灵气有余气质欠佳,后腰平庸化已经成为媒体批判国家队的常规武器;阿根廷队更是一度要靠马斯切拉诺和加戈这样的防守“苦力”组织进攻(迪玛利亚的突击多数情况是个人行为),只不过幸运的是,他们在锋线上拥有内马尔和梅西这样世界第一等的超级巨星,他们往往能在僵持局面中“蛮不讲理”地改写场上比分,这种“超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中场的缺憾。

多少年来在世界大赛中一直表现“名不副实”的英格兰队,是饱受缺乏中场大师之苦的典型代表:杰拉德和兰帕德两位世界级工兵类型中场球员,尽管其跑动范围可以覆盖两个禁区,但始终无法提供顶级球队所需要的中场创造力,威尔希尔的突破能力很强,却缺乏中场领袖的气质,难以成为核心。为此,主教练霍奇森不得不让周薪达到30万英镑的前锋鲁尼位置后撤,希望凭借鲁尼的个人能力加强中场与前场的串联——本届世界杯英格兰队小组赛连输意大利队和乌拉圭队的事实证明,霍奇森这一战术效果不佳,没有中场大师级节拍器的英格兰队,只能凭借维尔贝克和斯特林、斯图里奇的冲击力给对手造成威胁,却难以形成致命打击。

与英格兰队病症类似的还有葡萄牙队。本届世界杯葡萄牙队中场只剩下穆蒂尼奥和维罗索这样中规中矩的实力派,菲戈和鲁伊·科斯塔两位触球时充满艺术气息的中场调度大师早成绝唱——4年前南非世界杯,葡萄牙队中场拥有“半个大师”德科,就足够保证他们小组出线万欧元的C罗,在前场左冲右突仍然难求一胜,正是该队的中场球员无法与C罗匹配的尴尬写照。

日本队在本届世界杯上的惨痛失利,亦从另一侧面印证了球队“大脑”有多么重要——首战以1∶2被科特迪瓦队逆转,次战以0∶0战平希腊队,最后一场以1∶4被哥伦比亚队痛殴,一度曾喊出夺冠口号的日本队,几乎成为本届巴西世界杯的一大笑料,自尊心极强的日本球迷,自然难以接受这样的结局。

“扎切罗尼的布置没有让日本队的中场充满活力,他对本田圭佑的使用值得商榷。”日本《产经体育》在分析球队失败原因时说,“赛前期待能成为成绩保障的中场队员表现糟糕。”

目前效力于曼联的香川真司,原本可以被塑造成日本足球继中田英寿之后的第二位“中场大师”,但在巴西世界杯赛场,香川线场比赛平均出场时间不到70分钟,在最该为日本队争取出线良机的与希腊队一战,他甚至失去了首发位置,“最后以这样的方式出局,实在是一件令人非常伤心的事情,这和我们预想的情景完全不同。”香川真司在谈到日本队的失利时说,“小组赛垫底的成绩让我深感羞愧,除了自责和道歉,我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一切。”

其实,日本队失利理由并不复杂:一直实践“个性化发展”的攻击手本田圭佑,在扎切罗尼眼中极度受宠——尽管攻防体系成熟,但扎切罗尼认为更需要本田圭佑这位“特立独行”的球员来打破场上均衡态势。为此,扎切罗尼甚至不惜以得罪队内包括远藤保仁等多位司职中场的前辈级球员为代价,转而将场上指挥官特权赋予游弋在中场和锋线之间的本田圭佑。

截至记者发稿,回到东京的扎切罗尼正式宣布辞职,接任者是墨西哥人阿吉雷,扎切罗尼在辞职声明中揽下所有责任,“现在到了我离开日本队的时候了,我对球队在巴西世界杯的失败负有全部责任”,日本足协通过了扎切罗尼的辞呈,毕竟缺乏世界杯经验的扎切罗尼,在中场调配方面犯下的错误已经无法弥补。

艺术家级中场大师的“难产”,已是当今足坛无法逆转的现实——2006年德国世界杯,决赛双方法国队和意大利队各有一名大师级中场指挥官(齐达内和皮尔洛)的盛况已成历史,2010年南非世界杯决赛,西班牙队和荷兰队则勾勒出场上位置渐趋平衡的现代足球发展脉络,而到本届巴西世界杯,走到现在的球队都缺少中场大师,有的只是更加崇尚速度与效率的锋线杀手,中生代的罗本、梅西、穆勒、本泽马,新生代的内马尔、詹·罗德里格斯,无一不是各队后卫眼中的噩梦。

不停闪烁寒光的夺命利刃当然会让比赛更加刺激,但在本届世界杯进入倒计时阶段的这些天里,渴望沉迷于纯粹足球世界的球迷,对于那些中场艺术家的思念或许会与日剧增。

赛后,记者很容易从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尼日利亚队主教练凯西脸上读出他的伤感,“遗憾的是,我们输球了,但我还是认为我们不该输,我们是发挥更好的一方,这就是残酷的淘汰赛。”凯西并没有责怪他的队员,看了这场比赛的球迷都很清楚,屡屡因该国足协克扣奖金而忍无可忍的球员,并没有在比赛中发泄私愤,他们的表现对得起他们身上的绿色球衣,“我相信,这支球队会变得更好,他们都会有更好的未来”。

凯西在这场比赛之后,向尼日利亚足协提出辞职,随队官员证实了这条消息。本届世界杯最后一支非洲球队明天就要离开巴西,但值得他们骄傲的是,最后一战他们绝不丢人——当地时间6月30日下午,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国家体育场进行的这场世界杯1/8淘汰赛中,尼日利亚队以0∶2不敌法国队被淘汰出局。

比分并不能反映本场比赛的激烈程度,两队势均力敌,小组赛打出惊艳水平的法国队直到第80分钟,才由上赛季欧洲金童奖得主博格巴头球破门取得领先,难怪赛后法国队主教练德尚笑得有些勉强——8强肯定不是法国队本届杯赛的目标,但本场比赛这种表现确实很难让法国队走得更远。

“尼日利亚队给了我们很大压力,我们只是在最后半小时才开始掌控局势,这的确是一场非常艰苦的比赛。”德尚在赛后说,“我们现在不能想太多的事情(世界杯夺冠),我们全部心思都要放在下一场1/4决赛上”。

在这场比赛中用一个宝贵进球为法国队减压的博格巴,是德尚树立的法国队新一代中场核心,和在尤文图斯俱乐部时偏重进攻的表现相比,博格巴在法国队中需要做的,是像他的偶像齐达内那样梳理中场,为锋线提供火力支援,在球队遇到困难的时候挺身而出。“虽然我们一度表现不佳,但这个进球让我们解脱了,这是我的第一个世界杯进球,可以说,我美梦成真了。”博格巴说。

尽管值得称道,但博格巴与齐达内相比,还存在境界上的差距——博格巴几次关键传球都因为脚法不佳而功败垂成,无论他的地面传球还是过顶传球,均还存在较大的提升空间。

像齐达内那样“艺术家”级别的控场大师,对于现代足球而言,更像是可遇不可求的稀缺宝藏,就连一向不缺天才球员的巴西和阿根廷两支南美劲旅,如今也在为缺乏“中场大脑”而苦恼——巴西队的奥斯卡灵气有余气质欠佳,后腰平庸化已经成为媒体批判国家队的常规武器;阿根廷队更是一度要靠马斯切拉诺和加戈这样的防守“苦力”组织进攻(迪玛利亚的突击多数情况是个人行为),只不过幸运的是,他们在锋线上拥有内马尔和梅西这样世界第一等的超级巨星,他们往往能在僵持局面中“蛮不讲理”地改写场上比分,这种“超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中场的缺憾。

多少年来在世界大赛中一直表现“名不副实”的英格兰队,是饱受缺乏中场大师之苦的典型代表:杰拉德和兰帕德两位世界级工兵类型中场球员,尽管其跑动范围可以覆盖两个禁区,但始终无法提供顶级球队所需要的中场创造力,威尔希尔的突破能力很强,却缺乏中场领袖的气质,难以成为核心。为此,主教练霍奇森不得不让周薪达到30万英镑的前锋鲁尼位置后撤,希望凭借鲁尼的个人能力加强中场与前场的串联——本届世界杯英格兰队小组赛连输意大利队和乌拉圭队的事实证明,霍奇森这一战术效果不佳,没有中场大师级节拍器的英格兰队,只能凭借维尔贝克和斯特林、斯图里奇的冲击力给对手造成威胁,却难以形成致命打击。

与英格兰队病症类似的还有葡萄牙队。本届世界杯葡萄牙队中场只剩下穆蒂尼奥和维罗索这样中规中矩的实力派,菲戈和鲁伊·科斯塔两位触球时充满艺术气息的中场调度大师早成绝唱——4年前南非世界杯,葡萄牙队中场拥有“半个大师”德科,就足够保证他们小组出线万欧元的C罗,在前场左冲右突仍然难求一胜,正是该队的中场球员无法与C罗匹配的尴尬写照。

日本队在本届世界杯上的惨痛失利,亦从另一侧面印证了球队“大脑”有多么重要——首战以1∶2被科特迪瓦队逆转,次战以0∶0战平希腊队,最后一场以1∶4被哥伦比亚队痛殴,一度曾喊出夺冠口号的日本队,几乎成为本届巴西世界杯的一大笑料,自尊心极强的日本球迷,自然难以接受这样的结局。

“扎切罗尼的布置没有让日本队的中场充满活力,他对本田圭佑的使用值得商榷。”日本《产经体育》在分析球队失败原因时说,“赛前期待能成为成绩保障的中场队员表现糟糕。”

目前效力于曼联的香川真司,原本可以被塑造成日本足球继中田英寿之后的第二位“中场大师”,但在巴西世界杯赛场,香川线场比赛平均出场时间不到70分钟,在最该为日本队争取出线良机的与希腊队一战,他甚至失去了首发位置,“最后以这样的方式出局,实在是一件令人非常伤心的事情,这和我们预想的情景完全不同。”香川真司在谈到日本队的失利时说,“小组赛垫底的成绩让我深感羞愧,除了自责和道歉,我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一切。”

其实,日本队失利理由并不复杂:一直实践“个性化发展”的攻击手本田圭佑,在扎切罗尼眼中极度受宠——尽管攻防体系成熟,但扎切罗尼认为更需要本田圭佑这位“特立独行”的球员来打破场上均衡态势。为此,扎切罗尼甚至不惜以得罪队内包括远藤保仁等多位司职中场的前辈级球员为代价,转而将场上指挥官特权赋予游弋在中场和锋线之间的本田圭佑。

截至记者发稿,回到东京的扎切罗尼正式宣布辞职,接任者是墨西哥人阿吉雷,扎切罗尼在辞职声明中揽下所有责任,“现在到了我离开日本队的时候了,我对球队在巴西世界杯的失败负有全部责任”,日本足协通过了扎切罗尼的辞呈,毕竟缺乏世界杯经验的扎切罗尼,在中场调配方面犯下的错误已经无法弥补。

艺术家级中场大师的“难产”,已是当今足坛无法逆转的现实——2006年德国世界杯,决赛双方法国队和意大利队各有一名大师级中场指挥官(齐达内和皮尔洛)的盛况已成历史,2010年南非世界杯决赛,西班牙队和荷兰队则勾勒出场上位置渐趋平衡的现代足球发展脉络,而到本届巴西世界杯,走到现在的球队都缺少中场大师,有的只是更加崇尚速度与效率的锋线杀手,中生代的罗本、梅西、穆勒、本泽马,新生代的内马尔、詹·罗德里格斯,无一不是各队后卫眼中的噩梦。

不停闪烁寒光的夺命利刃当然会让比赛更加刺激,但在本届世界杯进入倒计时阶段的这些天里,渴望沉迷于纯粹足球世界的球迷,对于那些中场艺术家的思念或许会与日剧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