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血”的布克奖短名单(图)

Agnes/文 布克奖大宴在10月15日的座席表终于可以开排了,今年的长名单已是多样化和惊喜不断,短名单在当地时间9月10日上午公布,一共锁定了6部小说。评委会主席罗伯特·麦克法兰(RobertMacFarlane)在宣布长名单时曾说过今年布克奖名单堪称近年来作品多样化之最,而短名单再度印证了这点。从史诗式叙事到细腻入微的风格,“六人行”应有尽有—吉姆·克雷斯的《收获》、露丝·尾关《时光的故事》、茱帕·拉希里《低地》、埃莉诺·卡顿《发光体》、科尔姆·托宾《玛丽的自白》和诺维奥莉特·布拉瓦约的《我们需要新名字》。

名单里三分之二都是女作家,而短名单上仅有的两位男作家目前却被认为最终获奖的可能性最高。看看这些小说家的国籍:新西兰、英国、加拿大、爱尔兰、津巴布韦。而再看看这些书的厚度,埃莉诺·卡顿的《发光体》800多页,而科尔姆·托宾的《玛丽的自白》薄得只有104页 。至于小说中故事的发生地和年代,它们跨越了如此纷繁的时空和大陆:《圣经》里的中东、18世纪的英格兰乡村、19世纪的新西兰、上世纪60年代的印度、当下的东京和津巴布韦;看看这些作家的年龄,最年长者是67岁的吉姆·克雷斯,最年轻的是28岁的埃莉诺·卡顿(也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短名单入围者)。

这种多样化倒实在难得,难以去分类和定义的短名单也许体现了评委会们没有固定口味和倾向。另外四位入围的女作家均有移民或混血的多元背景。当代文学的交融和复杂性正在微妙地被体现,不是吗?

埃莉诺·卡顿(EleanorCatton)的《发光体》不仅拥有吸引人的名字,这本书还拥有长名单里最美丽的封面。优雅的新古典主义设计下,讲述的却是个跟有关的故事。一月狂风大作,一名被捕。1866年新西兰海岸,淘金热正酣,这件事或许无足轻重。但同一天还发生了另外三件大事:一个倒霉的酒鬼丧命,一个富人消失,一个臭名昭著的船长逃命一般取消了所有生意。安娜·韦瑟雷尔(AnnaWetherell)将三名男子联系在一起。一连串看似巧合的事件,引发了秘密调查,但这一切被年轻的陌生来客沃尔特给打断了……

埃莉诺·卡顿这个1985年出生的新西兰女作家曾在2009年被媒体誉为“年度小说黄金女孩”。她的处女作《彩排》曾被译林出版社出过中文版,也是因为那本书她一举成名。

吉姆·克雷斯(JimCrace),这个67岁的英国作家是短名单里目前最被评论家们最看好的一位,此前克雷斯曾宣布过封笔,所以他的入围被热切关注。这是本年度短名单中最知名的一位。他以个性化的创作风格和鲜明的语言特色而受文坛瞩目。也得过诸多文学奖项。今年入围的《收获》讲述了一个夏末村庄发里生的厄运般的故事。最后一片麦田被收割,两男一女在林地边境搭起了临时帐篷,当晚庄园便燃起熊熊大火。接下来七天里,沃尔特目睹村庄重建。但是,故事中更黑暗的部分仍未抵达……

爱尔兰当代文学近年在描写爱和失去的题材上屡见佳作。科尔姆·托宾(ColmTóibín)在《玛丽的自白》(TheTestamentofMary)里讲述的故事同样富有深刻的灵性。这是关于一个灾难事件给一个母亲的彻骨之痛。玛丽力图拼凑回忆,找出儿子死亡的真相。她身心憔悴,一切都动荡不安。玛丽的挣扎打破了沉默,喊出了声响,人类历史上一个女人的身影被清晰地刻画出来。科尔姆·托宾是爱尔兰的小说家、剧作家。1955年5月30日出生于爱尔兰。他的长篇小说《大师》获得2006年IMPAC都柏林文学奖,《大师》和《黑水灯塔船》曾两度入围布克奖短名单。

1981年出生于津巴布韦的诺维奥莉特·布拉瓦约 (NoVioletBul-awayo)在《我们需要新名字》(WeNeedNewNames)中带来了一个十岁女孩的故事:年仅十岁的津巴布韦女孩达琳(Darling)跌跌撞撞地走在脆弱而又暴力的世界中。在达琳和朋友去偷番石榴,试图打掉奇波(Chipo)肚中的婴儿,努力记住过去的回忆。过去他们的家园被警察摧毁,过去学校被关闭,过去父亲出国从事危险工作。于是,达琳满怀希望背井离乡,抵达美国投奔阿姨。期待逐一破灭,想象中的丰富却成为现实中的贫瘠。

孟加拉裔美国女作家茱帕·拉希里(JhumpaLahiri)1967年生于伦敦一个孟加拉裔印度移民家庭,3岁时随父母迁居美国。1999年出版的首部短篇小说集《疾病解说者》(InterpreterofMaladies)夺得次年普利策小说奖,2008年凭借小说集《不适之地》(UnaccustomedEarth)获得弗兰克·奥康纳国际短篇小说奖。这次她的《低地》回到了她祖辈生活的地方:在苏巴什的记忆中,弟弟乌达扬总在身边。兄弟俩在加尔各答郊区的街道上闲逛,直到落日余辉洒进满是风信子的池塘。随着年龄的增长,兄弟难免阋于墙,感情出现裂痕。1967年,乌达扬受到席卷西孟加拉邦的运动的鼓动,投身革命夺取城市。苏巴什则远赴美国罗得岛修读博士学位,虽与印度毫无关联,却仍受到弟弟政治理想主义激情的影响。乌达扬愿意为信仰付出一切,包括新婚蜜月,孕中妻子,兄长,父母。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大洋两端几代人整条血脉的命运。

日美混血的露丝·尾关(RuthOzeki)用自己的名字作了书中女主角的名字。这个在日本学文学后来在美国当电影制片人的小说家,也是个禅宗信徒。她用柔和的笔触写了一个关于日记,希望和梦想的故事,并涉及到了2011年的日本海啸地震。《时光的故事》(ATalefortheTimeBeing)如她往年的作品一样,糅合了温柔的人文关怀。

英国很多评论认为短名单中最具获奖希望的作家是吉姆·克雷斯。不管是谁,布克奖奖金为5万英镑(按目前汇率折合人民币约为48万元),由英仕曼集团赞助。除了奖金丰厚外,布克奖对提升作品销量也有很重要的推动作用。虽然进入短名单已经意味着成为英语文学世界中某种程度的赢家,人们对10月15日花落谁主的期待并不亚于诺贝尔文学奖的揭晓。让我们拭目以待,并且,开始选一本你所钟意的题材,开始阅读。

1969年创办,每年颁发一次的布克奖被认为是当代英语小说界的最高奖项,也是世界文坛上影响最大的文学大奖之一,与橘子奖、科斯塔奖并列为英国三大文学奖。布克奖向来以善于发掘文坛黑马著称,常有新人新作问鼎。

Agnes/文布克奖大宴在10月15日的座席表终于可以开排了,今年的长名单已是多样化和惊喜不断,短名单在当地时间9月10日上午公布,一共锁定了6部小说。评委会主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